欢迎登陆中国价格协会
各地动态
相关链接

中国经济正向经济结构服务化转型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平:中国经济正向经济结构服务化转型

■一家之言

“2015年和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比较平稳,满足了宏观增长基本的目标需求,宏观稳定政策取得了成效。”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平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5—2016)》(以下简称《蓝皮书》)会议间隙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2016年经济三大指标GDP、CPI、汇率均在目标范围之内,2016年GDP预计增长6.7%,保证了6.5%以上的增长;通货膨胀率在2%以内,也是保证了今年3%的目标值;汇率目前仍在6.8%的预期限度内。人民币加入SDR后,我们的汇率水平从盯死美元向一揽子有效货币汇率过渡,这个过渡必然会导致一定的主动调整机制,是在容忍范围内。可以说,中国的宏观稳定化政策在今年取得了积极效果。

经济周期回升动力显现

张平指出,从经济增长与周期的分解和计算来看,经济周期2016年有了回升的动力,主要来自库存周期回升,也对结构性减速起到了短期抵消效应,并引领了PPI在9月份终于转正。PPI转正还有另一个贡献就是贬值,中国原材料进口较大,未来人民币预期贬值调整会继续支撑PPI价格。

库存周期回升动力上升,但是经济结构性减速的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库存周期回升并没有带来全面的经济复苏,M1和M2的剪刀差依然很大,似乎进入到了流动性陷阱,即投资收益过低,而风险过大,人们不愿意投资,从结构角度来看我国经济发生的变化,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已经从第二产业转向了第三产业带动,转向了消费带动;释放了大量的货币激励投资,但民营企业投资低迷,完全靠国家投资支撑,靠居民房地产投资维持了9%左右的投资增长。

张平认为,从结构变化中不仅要看到短期的动力变化特征,更要从结构的角度看出中国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即经济结构服务化阶段,即服务和消费主导的发展阶段。

经济进入新增长阶段

张平认为,中国经济正经历二次转型和效率模式的重塑。“很多人最关心的是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但任何经济增长速度是不是高质量增长,应该有两个指标:一是劳动生产率是否能更快增长,劳动生产率提高意味着工资福利水平可以持续提高;二是全要素生产率贡献水平是否提高。只有这两者的提高才能保持经济的高质量增长。”

张平表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高速度的增长伴随了这两方面的提升,一是劳动生产率与经济增长同步,二是TFP贡献逐步提高。但在2008年后,这两方面同步开始下降,如果是短期冲击问题比较好办,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一些机理性问题。

一是劳动生产率下降。《蓝皮书》里也给出了劳动生产率,2008年到2015年,生产率增长8.16%,比高峰增长期间有所下降,“十三五”期间会下降到6.9%,原因就是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增长是比较快的,增长速度为7.4%,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增长只有5%。随着服务业比重不断提高,意味着大量资源转向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不是提高而是下降,因此加速提升第三产业劳动生产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劳动生产率下降的重要方面,当然制造业大幅度提高其劳动生产率更是应有之义。否则劳动生产要素向第三产业转移,而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提升速度慢,必然导致全国劳动生产率下降。

二是TFP贡献也在持续下降。中国TFP贡献从过去的接近30%,到现在已经下降到了16%。TFP贡献说明经济体仍处于粗放经营方式中。

三是靠传统增长方式、要素投入的规模收益下降,无法推动两个深化完成,即一是资本深化,没有技术进步,资本回报率会迅速下降,资本投入会下降,资本存量难以提升。二是人力资本深化,没有劳动生产率提高,高人力资本回报难以得到提升,因此人力资本深化难以完成。

中国经济的二次转型

张平表示,中国经济未来的核心在于二次转型的成败。

“中国第一次转型是从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第二次转型由工业社会转向经济结构服务化。那么,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只要把农民变成工人,劳动生产率就提高几十倍,规模收益递增,而且其规模是全球规模,所以,这种规模收益递增、要素投入递增,是工业化成功赶超的关键。但是经济结构服务化以后,在2012年时进行的计算,全世界经济体只要经济结构服务化,都会伴随着经济结构性递减,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同。”张平说。

此外,张平认为,经济结构服务化具有三个重要的方面:第一,经济结构服务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比如食品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会不断下降,物质消费比重也会不断下降,服务比重不断上升,而服务比重上升最快的是精神(知识)消费,必然引致服务业比重越来越高。中国实际上从2013年以来已经加速走向服务化,2014年第三产业超过了第二产业,服务化不可逆转。第二,服务业比重不是越高越好,如果服务业不能以知识密度为基准的现代服务业为导向,那么劳动效率还要下降,而且是越来越不好,比如拉美国家服务业比重高,但劳动效率低,被称为人口漂移,从农村到城市,服务业效率更低。服务业的核心是走向知识要素、资本要素密集型的服务业,知识生产、知识为导向、高服务业效率的现代服务业才是根本。第三,现代服务业有两个要素,一是生产要素的配置,包括金融、物流、信息服务等;二是关于人的要素质量提升,是通过科教文卫体,提升人的要素,提升人的知识消费。服务业的人力资本提高以后,有创新能力形成所谓的“动态补偿”。

中国的二次转型应该如何做?张平认为,第一是经济结构服务化不可避免,核心是如何提高它的效率,这来自于服务业,服务业现代化特别强调用知识生产,提高效率;第二是通过消费,知识比重的提高改善人的素质,从而提升创造能力。



转自:中国经济时报

协会简介| 证件查询| 咨询服务| 会员单位

Copyright©2014-2015 版权所有中国价格协会 皖ICP备050466661号 技术支持:资海网络集团